要想建立长久的亲密关系,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呢?

最近偶然在网上看了一部国外的喜剧电影《二见钟情》,讲述的是一个叫露西的女孩,每天在车站售票处寂寞的工作着,生活唯一亮色就是天天都盼望着准时在车站出现的英俊的律师彼特。她默默坚持的感情终于在一个圣诞夜有了进展——她救起了昏迷在车站铁轨上的彼特,送往医院……

其实我感兴趣的倒不是剧情,而是这部电影的名字“二见钟情”这四个字。

在谈论主题之前,我们来谈论一下“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是怎样产生的呢?一见钟情的原因一般是每个人在童年就有一个理想的异性的形象,这个理想的异性的形象可能来自于童话故事,小说,影视剧,当进入青春期后,这一潜在的形象就会幻化为个人心中理想恋人,也就是所谓的“白马王子”和“梦中情人”。当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个与个人内心理想恋人的外表或某一方面相似的时候,就认为白马王子和梦中情人出现了,认为是缘分天注定,一见钟情就这样发生了。但是这样的一种激情之爱,混合着性吸引、生理唤起、对身体亲昵接触的渴望以及对对方同等爱的回报的渴望等。

一见钟情!二见钟情?!呵呵,有些意思。

如果用一见钟情来描述恋爱阶段激情的生理唤起属于浅层吸引的话,那么“二见钟情”就是检验一个人是否具备经营长久亲密关系的能力了。

著名“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曾经提出“二见钟情”的比喻,二见钟情的爱不是由生物性启动的,因此没有那么的热情、驱策力较低、不那么容易失控。二见钟情发生在蜜月后的这个阶段,我们可以叫做“在爱中提升”阶段,它或许以失望开始,但是如果可以用崭新的眼光看你的伴侣,不依自己希望他成为的样子看他,而是以他真正的样子看他,这也可能表示你承认他能给你的东西是有限度的,他无法满足你所有的期待。你开始觉知到你生活中有一些面向很容易和他分享,但是有一些面向你的伴侣和你非常不同,在这些地方完全一致性是不可能的。伴侣双方若能跨出有意识的这一步,进入新的和谐层次之中,这将会让人体会到一种成就,因为,夫妻找到了可以在一起的新的理由。

如何为关系中的“二见钟情”做铺垫呢?请认真往下看。

一份感情要继续下去,就需要在爱中扩展,就必须朝更有容纳性的方向发展,拥抱更多的人,要求在所有的关系里要始终维持一种爱的平衡!平衡感就是维系所有关系的关键点。

伴侣间的对等互动

我们发现在跟成年的伴侣相处时,会觉得好像他给我的东西是应该的,如果没有,就表现的像个失望的小孩。这可以说是我们在抗据“照顾自己”的自然过程,仍然想要别人来照顾我们。

一、施与受的平衡

去看伴侣间的关系时,我们会看见平衡:伴侣在施与受的交换中,以对等的方式扮演给予者和接受者。

基本上,男人从女人那里领受他所缺少的,并给予女人她所没有的;女人从男人那里领受她所缺少的,并给予男人他所没有的。双方都必须准备好用一种平衡的方式交换,表现出自己需要对方的一些东西。这种施与受的交换发生在所有层面上:物质、性关系、情绪、心智、灵性,而且这也是维持关系的力量,会加深伴侣对彼此的投入。对彼此付出愈多,从对方那里领受的愈多,联接就俞强。

在男女关系里,双方可以选择是否在一起,然而两人一旦经由施与受的交换而创造出联接,就很难分开了。人们为什么通常会害怕给予太多或接受太多,这是一个原因,因为他们会失去随心所欲的自由。

正常的男女关系在施与受的过程中,会在失衡的片刻、重拾平衡的渴望之间摆荡,伴侣关系的各种张力通常都包含在这种动力中了。一位女士对伴侣表现的像是孩子在跟父母联接,她让自己无助又依赖,让男人知道她没价值,不能给他什么,她所需要的远大于她所能给的。结果,她在成人的关系中变得欲求不满,期待无限的支持、加以操控,好让自己能得到永远的照顾。

在失衡的状态下,通常亲密关系中得到较多的一方会离开。当失衡到大到无法忍受,接受通常比给予难,因为人会觉得有回报的压力,但如果没有机会回报,就会离开。如果在下一段关系里,新伴侣对他要求得比较多的时候,这段关系运作的比较好。

当一个伴侣无意识的要求对方成为父母,或是自己无意识的接受了父母的角色,双方互等的平衡就被打乱了,会破坏关系的对等性质。

在任何的爱侣关系里,男女之间对彼此有所求——只要有善意的出发点,在交换上是平衡的,并且维持平衡下去,整体上都是一种健康的回应。如果伴侣一方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需求,当个接受者,或者不觉得自己有给予的能力和意愿,那么问题就会出现了。同样的,如果伴侣一方一直表现得像个父母或小孩,也会有问题。在这两种情况里,关系都会有失衡的问题,如果允许这样的问题持续超过一段时间后,常常接着就会离婚。

在男女关系里,对彼此说:“我有一些你需要的,我已经准备好给你了;你同样也有一些我需要的,我也准备好从你那里领受了”是比较恰当的。

如果真的想维持平衡,就必须在给我们生命的人面前做个小孩,在我们选择一起进入伴侣关系的人面前做个大人,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做个父母。不抱怨没有从父母身上得到足够的爱,而是负起我们在这世界上所处位置是成人的责任,也为我们扮演的父亲母亲角色负起责任。

二、正负交换

所谓的正向交换,就是我对你的爱在我心里创造出了渴望,驱使我对你付出;当你从我这里得到了美好的东西时,会反过来在你心中创造出要回报我的渴望,如此延续下去,会让这段关系愈趋深刻。

同样的,负向交换也有效,在我们的关系中,对彼此做了一些难以处理、妨碍对方的事情时,也就是说,如果我对你不好——如果我在物质上或情感上拿走了你的一些什么——或许反过来你会觉得想从我这里拿走一些什么。

在家族系统而言,原谅通常暗指对别人的羞辱,因为在原谅这个举动中,你必然会让自己高于伴侣,站在道德上优越的地位:“我比你圣洁。”人没有原谅谁或要求被原谅的权利,因为这会破坏关系的平衡。再说了,要求被原谅的人是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些什么,而不是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面对一切后果。但“我很抱歉”和“请你原谅我”是不一样的。

假如一位太太因为原生家庭的束缚,无法全然的当她先生的太太,于是这个男人通过外遇来“平衡”。

平衡法则让我们清楚的看到:有时我们有权向伴侣要求些什么,有时对方有权向我们要求些什么。要将关系维持下去,就必须倾听对方正向我们要求什么。向对方有所要求是一件亲密的事,将会测试这段关系,也让我们探索这段关系的界限在哪里,我们必须在不假装的情况下,找到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真正有能力做的是什么。这让我们清楚的让对方看到:我们都只是凡人,有种种的脆弱和短处,无论我们那么体贴,大多数没有办法再两性关系中给出无条件的爱。

在健康的联结中,伴侣会以较少的程度报以一些负向的东西,像这样交换下去,会让他们重归正向的联结。

三、关系中的束缚力

男女一旦在一起,发生了性行为,束缚力就产生了,这是一种生物上的联结。人们通常和第一任爱人有很强的束缚,然后,每有一任新的伴侣,束缚的强度往往就减弱一些。

一夜情不会必然造成强烈的束缚力,但却不能忽略束缚力可能已经产生的事实,不管是什么样的性关系,也不管每段性关系多么短暂,都需要被承认、考虑。

为什么有时候我们无法跟新的伴侣产生良好的互动呢?

因为束缚力一旦产生,要消除就没那么容易。唯有我们对前伴侣心怀感激,认可他在我们生命中的重要性,我们才能真正的在心里离开他。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没有真正分开,束缚力会持续下去,让新伴侣很难或不可能亲近我们。此外,新伴侣必然会对前伴侣有一定程度的同情。

我们在爱里开始的,唯有在爱里才能够结束。当我们用诚恳的态度敬重前任伴侣,承认他的影响力,让过去的关系划下句点,能量会解放出来联接新的伴侣。

四、男女关系的序位

所谓的序位,指的是我们如何以顺时针的方向为家庭成员排位,找到一个让彼此都感到轻松自在的位置。

根据神圣序位法则,父母第一、孩子第二,但对于家庭中的伴侣来说,则没有第一第二之分,因为男女同时开始了这段关系,就时间而言,男女间没有优先顺序。但在关系里面,男人不管做什么,都必须为我们所谓的“女性原则”服务:保护女人、孩子得到养育的需求、整体族群的福祉。男人为家庭工作,他权威的运用必须为他的女人、孩子和后代服务。

海灵格说:“女人跟随男人,男人服务女性”,他的观点是,唯有男人的行动是在服务女性,女性跟随男性才是正确的——只要男人的位置是在提供家庭物质和财务上的福祉。

在亲密关系中成长

男女都期待对方用自己看事物的方式来看事情,用自己的感觉事情的方式来感觉,用自己的价值观、敏锐度和期待来了解世界。这是人性的弱点,需要我们去调整。

五、尊重相反的特质

承认两性的差异后,就能够享受这个差异,不要试图去操控它或是摧毁它。

六、接受原生家庭的差异

男女关系里要学的重要的功课之一,是能够看见伴侣不只是个异性而已,还是一个来自家庭信念与价值观可能与你家不同的人,有时甚至是一个来自截然不同文化的人。有时我们会生出罪恶感,但是为了能够尊重伴侣、跟伴侣在一起,就必须能够忍耐或容忍离开自己家庭导致的罪恶感。

每个伴侣能够具备离开自己原生家庭的能力,接受两个家族的这种差异,放弃与原生家庭的过于亲密的联结,就能变得更独立,在自己的存在里归于中心,就不会影响自己在关系里成就亲密的可能性。

七、尊重伴侣的牵连纠葛

每个人都背负着原生家庭未解决的部分,我们全都多多少少为家族成员承担着自己不该承受的痛苦,或是认同于家族的某位成员,有时候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表现在男人尝试在他的女人身上解决和自己母亲之间一直未解决的事情,而女人也尝试在自己的男性伴侣身上,化解唯有跟自己父亲才能解决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跟母亲束缚在一起的先生,没办法非常亲近他的妻子,一个跟父亲有纠葛的妻子,也无法亲近他的先生。

我们想替伴侣解除痛苦,更深层的原因是我们自己没有办法忍受痛苦。人在安慰别人时,通常不是那么发自爱,而是因为那提醒了我们自己的痛苦,我们并不想承认那个痛苦。

关系中,成熟是指能够向对方说:“我看到你从原生家庭带来什么,我尊重它。我不会试图改变你或拯救你,也完全不会为了你去改变它。”对方也能够用对对方这样说的心情,说出自己的部分:“这是我从我原生家庭带来的,也是出自对我父母的爱,我需要这么做,请允许我背负它,不要干涉。”

八、强化亲密能量

为什么我们看到太多不具备各自性别本色的人,影响了自己的亲密关系?是因为有时我们跟自己的异性父母走的太近!

男人需要放弃和母亲亲近,更走向父亲;女人需要放弃父亲,更亲近母亲。所以要想让感情更深,放弃与自己性别相反的父亲或是母亲是基本要求之一。这么做后,男人会跟自己的男性面更联结,女人会更根植在自己的女性特质里。双方都在跟自己相同性别的父亲或母亲身上,学习到完全体现自己的性别认同是什么样子。

女人如果无法面对有力量的男人,表示她或许在跟伴侣加深情感前,需要转向母亲领受她的能量。

男女关系的推进

九、承认自己的局限,“我们”跟“我”之间的平衡。

有一些东西是两个人共有的,由“我们”代表;有些东西属于一个人自己的,因此就需要“我”。如果夫妻情侣们只讲“我们”,说明两个人缠在一起,纠结在原生家庭的问题影响中,比如“爸爸的小公主”遇到“妈妈的小王子”式的伴侣,这样的伴侣通常都无法全然的当彼此的伴侣;如果只谈到“我”,那或许是试着和彼此保持安全距离,因为双方都害怕失去他们自己的身份认同。

在一段健康的男女关系里,“我们”和“我”都需要,这表明既有能力水乳交融、忘我,同时也有能力维持自己的界限跟适当的独立身份认同感。

爱像一支舞,这是个很好的比喻,探戈一个人跳不起来,双方都各自要为感情中发生的任何事,负起百分之五十的责任。所以,夫妻情侣间经常会在做自己和臣服之间、在前进与后退之间、在划出个人界限与向另一方让步之间,交替变换。如果关系要持续下去,这种往复的能量之舞就需要时常双向运动。这就要求伴侣们去体验到他们的爱也有做不到的地方,一旦他们接受这些局限,他们的关系就能以一种实际、持续的方式运作。

十、爱是对称的,承认与敬重前任伴侣,带着感激平静分开。

所有爱情关系的底线都必须是:当我们无法再在这段关系中成长,分开的时候就到了。真正的成熟意味着不害怕分离,准备好独自一个人。

对伴侣任何一方来说,关系的本身都不应该是生命中最主要的关切点,因为这会盲目的把对方捧得很高,表示你对对方有很高的期待,也感觉自己需要回报很多。如果你发现自己和伴侣无法达成你的期待,给人接连不断的挫折感,会破坏这段感情。

爱的本质就是一种“变”的现象,男女之间的爱比其他任何一种爱都更会变,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爱是生物性的,比较稳定,我们没有改变它的自由。但是男女关系因自由的选择而生,我们为自己选择了它,也因为它才会这么脆弱。爱为什么让人这么焦虑,这种脆弱是主要原因之一。

当感情结束的时候,你需要做的是,去看见你的责任在哪里,只承担这么多责任,不多也不少。有一点值得记住:如果你带着过去的残留物,那么未来是关系是不会真正顺利的,和你用负面的方式抓着父母不放一样,责怪前任爱人也是执着于幻想:“如果当初他有不同的表现,我们就会在一起了。”

但是有些伴侣一有障碍出现,或者即使爱已经消失了却仍紧抓对方不放,两种状况都显示还依附这父亲或母亲,男人紧抓着母亲不放,或女人紧抓着父亲不放。

如果带着爱,和前任伴侣平静分开。如果我们能以一种真诚与实际的方式,承认这段感情发生过的事,并且准备好负起自己的这部分责任,真实得到了表达,事实能如实的看见,对伴侣双方而言都是一种解脱。我们可以这样对伴侣说:“我感激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也谢谢你曾给予我的,我会保留。我所给予你的一切,都是怀着爱给你的,你可以保留。我怕们之间出了问题的部分,我把我的责任留给你,我也会承担起我的责任,现在我让你走,也请你让我离开。”

这是一种爱的分手方式,唯有体认了爱,分手才有可能完全,换句话说,真实的爱带来自由。

以上篇幅是在度过蜜月阶段之后,双方开始建立界限,注意到了彼此不一样的地方,重新遇见对方,容纳各式各样的冲突和彼此的差异。学着去爱彼此的特点,接受他们最初不喜欢对方的地方,从而可以建构“二见钟情”的长久亲密关系。